返回:[PSP]Fate / EXTRA CCC

作者:水閣龍

  考慮到遊戲有七章,要是全寫完,原本的帖子會變得非常的龐大(【遙遠的理想鄉】fate新章ccc劇情流程攻略,附wiki詳細資料(第一章更新完畢,世界觀出現

  ,再加上,一邊翻譯,一邊寫,攻略,速度會變的奇慢無比,所以,暫時把寫好劇情流程全部丟到這裡,等我一周目通關完畢之後,繼續回過頭來寫這個(大家表打我,單獨破關我速度還是很快的)

 

  預計流程方面停寫5天左右~~~。

  在這裡,真是說一聲抱歉了。真的很對不起支持我的大家。(另,二週目來寫的時候,會把之前寫過的做一個補充和修改,自己現在回頭看看,這劇情真是寫的有夠爛的…………)

  注1:蘑菇的文章大家都懂,不是文藝青年根本玩不來。我這裡也是盡全力的翻譯了,orz。

  注2:劇情翻譯刪減很大,除非關鍵地方或文采特別好的地方,否則別的地方都是一筆略過一般(不過文章量還是很大),以為趕速度和考慮到勞動量,所以請大家諒解。

  開幕

  ——start,確認了,歡迎回來。像以前一樣,等了很久,真是辛苦了,master

  這裡是領子虛構世界serial phantasm

  略稱se.ra.ph製作的假像空間,月海學園。

  有些失禮,但是因為規則,我要對你的價值觀進行檢察

  接下來就是一串自己設定的輸入了,如果一開始有選擇繼承存檔並成功,那麼這些就都不需要了。

  (看起來是一個主人公在不同的電子世界穿梭的樣子了)

  人物建好了就是選英靈了,嘛,我自然saber了

  開端

  早上上學,天氣很舒服

  離遲到還差10min

  ——哦

  既是我的友人,又是學生會長的柳洞一成站在校門口。

  說起來,今天是風紀強化月啊。

  柳洞笑著跟我說“早上好!今天天氣很好啊,絕佳的上學日。厄,怎麼了?那種像是吃了什麼壞東西一樣的表情。”

  我問道:“身體檢查不需要嗎?這週不是風紀強化月嗎?”

  柳洞疑惑了:“我不記得是這樣啊,是你記錯了吧?”(tip:上一作,開始是身體檢查週)

  我看了一下四周

  …………看起來是這樣呢

  為什麼會和“那一天”搞混,我自己也不清楚。

  我笑了笑:“什麼事都沒有。”就朝著教室走去。

  但是,柳洞叫住了我,叫我幫他把一樓的用具倉庫關上,他忘記關了

  於是乎,我答應了這件事

  【系統解放,△鍵可以呼出】

  在我正要進入教學樓的時候​​,一個神秘的聲音讓我不寒而栗

  “……聽到了嗎……醒醒,奏者(master)這個睡眠……會把你……融化掉的。”

  突然,左手就痛了起來,我往自己的左手看過去,上面突然的浮現了像痣一樣的東西。

  完全沒有記憶,這是在哪裡傷到的?

  疼痛還沒緩解,頭有些眩暈,自己深呼吸了一下。

  …………只是

  “好懷念的聲音……”

  【按下start鍵,就會看到接下來的目的】

  用具倉庫前

  我找這個用具倉庫也沒什麼事,直接鎖了就好。

  ……咦?好像裡面有什麼聲音?

  我把耳朵貼在門上。

  ???:“好空閒啊,但是不寂寞,空閒的時候就把零食往嘴裡面塞就好。我真是聰明~直到優勝者出來為止,我一直藏在這裡也沒關係啦。”

  很明顯,裡面有人,我敲了一下門:“有誰在嗎?”

  瞬間,裡面安靜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進入了進去

  咦?櫃子在晃,我靠了過去。

  “裡面的人,出來。”

  “裡,裡面沒人!”

  “我只是個會說話的鐵櫃子!!”

  我覺得很好玩,於是就用​​盡全身力氣,把門頂住,死命往裡面壓

  “你你你要幹什麼?不不不行,這樣不行!出來,裡面的東西會出來——!!”

  啪,裡面的人彈了出來,趴在了地上

  “不不行了…………”

  她站了起來“話說,你是誰啊,竟然敢入侵神聖的女孩子的房間。我是很想通報的。”

  明明是我來提問你的,為什麼會反被你提問?

  “首先應該是​​先報上你的名字吧。話說這明明是用具倉庫,怎麼變成女孩子的房間了?”

  “怎麼看都是女孩子的房間吧,只是有陣子沒打掃罷了。”

  我盯著她看

  “沒辦法啊,只能藏在這裡了。”

  “啊哇哇,糟了,剛才的不算,看著你的臉孔,不經意間就說出來了。”

  “我是カリギリ,這個學院的後備教室,現在暫任倉​​庫警備員?這樣的感覺?”

  真是邋遢…………

  我和她又聊了一會,就離開了。

  總感覺這個人不可思議啊。

  啊,時間也差不多了,去2-A教室開班會咯。

  剛要走上樓梯

  “啊啦,啊啦啊啦。啊啦啊啦啊啦。”一位修女從樓上下來,看到我就驚嘆起來。

  “啊————☆。”突然的就朝我撲了過來……

  一瞬間我的眼前黑了一下,頭好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啊……真是粗糙呢,你知道在摸女生的哪裡嗎?”修女嬌喘到。

  真是好身材啊,我不禁的想道。

  “啊,不對。”我清醒了過來,離開了修女。

  “啊,好像拖了你的時間了,那麼,待會見,master。”修女拍拍身上的塵土,優雅的走掉了。

  我正準備上樓,發現樓梯上同班雷歐在看著!

  啊啊啊,糟糕。

  “早上好,一早上就很激烈呢。”雷歐笑著說道。說完,轉身就走了。

  真是糟糕的早上…………

  我進入了教室,做在位置上,這時,同班的間桐慎二向我搭起話來:“怎麼了?今天早上差點遲到啊,明明認真是你唯一的優點。”

  “難道說,糾結於Piece Journal了嗎?放棄吧,那邊不是你這樣的凡人所呆的地方,那是被選擇的玩家呆的地方”

  這人是不是自我意識過剩了?哦,對了,Piece Journal是歐洲巨大的揭示板,通稱p。

  話說,p上面那個聖杯戰爭的謠傳還在麼…………

  這時,HR(班會)的鈴聲響了,大家都立刻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坐好了

  這時,進來的老師竟然是那個1樓遇到​​的修女。瞬間,整個教室的人都沉默了。

  “一早上就讓大家吃驚了真是對不起,所以說,請讓我做一下自我介紹吧。”修女走到了講台上說道,“我叫藤村大河,從今日起就會擔任教師一職。請多指教。”

  早上就這麼愉快的過去了

  一天的學習過後。

  放學了,我走出了教室

  “貴安,遲到了7個月8小時12分,我對你評價過度了麼。”門外,一個黑色皮膚的少女對著我說道,我吞了口氣,“聽到了嗎?即使是感情沒什麼起伏的我,這次也超出了限制,為了等你,我無聊了很久,所以說,我現在是什麼樣的心情,你知道的吧。”

  哇,看起來很生氣的樣子,她的名字是拉尼,是一個人工智能。

  和她成為朋友確實是…………

  對了,是在森林裡面受傷的時候,他的知識幫助了我。

  “為什麼這么生氣?”我質問道

  “還問為什麼,這是因為你——,你—一直都是——”拉尼似乎有些奇怪。

  “……嗯,失禮了,理由明白了,坑定是你打破了時間了。”拉尼說了一段莫名其妙的話,“為什麼的話,我現在這么生氣的理由,這個是最合適的了。”

  不能理解。

  “閉嘴。再說一遍,我很生氣,日程表應該遵守。失禮了,我想起了還有事要做,那麼,貴安,我很期待下次的見面。”

  這是,間桐又跟我搭上話來,“話說,你認識遠坂凜的吧,這個學校裡能和我比的女孩,也就只有她了,難道你在等她?那個暴力女,現在的話,應該在花壇吧。”說完,間桐就回教室了。

  我就稍微去找找她吧,說完,往花壇去了

  到了花壇門前,我突然停了下來,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的,左手又痛了起來。意識快斷掉了!!

  “…………還差一點…………!稍微等一下……我正在趕過來……別迷失了自己……master!”謎一樣的聲音又在我腦袋裡想起。

  只眩暈了2s,意識回來了。心臟還在劇烈的跳動著。

  想不起來,剛才說話的人到底是誰?自己暫時的沒想的更深,往花壇走去。

  “那邊,不要這麼輕易就靠近我!”遠坂凜對我吼道,“我和你什麼都不是,要說幾遍才能懂?!還有,不是說過了麼,我和你是敵人,混熟了話,之後會很困擾的。”

  “真是的,只是稍微一起戰鬥了而已,太沒警戒了。”

  敵人……一起戰鬥……沒印像啊。

  “總而言之,接下來就是認真的了。我為了自己的事也是全力了,沒有和你交朋友的理由。那麼,再見,有緣的話。”

  放鞋箱處,一個少女坐在地上,是誰?這時,周圍走過的學生都對她視而不見。少女呼吸急促,一看就是發燒了。我急忙跑上去把她抱了起來。

  “啊,看的見我嗎?”少女看起來一臉痛苦的問道。

  “我是一年級的間桐櫻,配置是保健室,管理大家的身體健康,前輩是?”

  我把自己的名字回答了了。

  “厄,一般學生嗎?學生會都沒注意到我,你卻…………”

  我把他扶了起來。

  “前輩,我能和你說更多的話嗎?”

  我邊答應,邊把她抱向醫務室。

  靜靜的把櫻抱到醫務室的床上。過了一段時間,櫻的燒退了下去。

  自己安心了下來,靜靜的退了出來。

  剛走到教學樓門口,左手又痛了起來。

  這時,廣播發出了嘈雜的噪聲,“到了限制時間了,通知留在校內的所有學生。有一個很遺憾的通知,你們至今所有的世界觀,崩潰了。你們沒有價值。”

  “救命!要融化了。”這時,在我身旁的一個學生,瘋狂的喊道。瞬間的從教學樓外面湧進來一堆不明的黑色物體

  這時什麼情況??我本能的感到了危險,總之快點逃跑!我狂奔上了二樓。

  “怎麼回事?怎麼了?rider!rider————!”

  剛才的聲音是,間桐?

  跑過去一看,發現間桐慎二的身體也在慢慢的融化掉,我立刻跑上去幫他,但是沒有什麼用處。

  “啊,朋友就是這樣的啊,快,你快逃吧,別管我!”

  “可惡可惡,難得可以回到聖杯戰爭!!這樣的,完全不對啊!!”

  說完,間桐慎二就消失了。

  不行,不能再呆下去了,想完,我就跑到了屋頂。

  這時,心髒又一次的劇烈的跳動了起來。喉嚨好渴,好害怕,身體不住的顫抖。

  “這樣偷看可不好哦,膽小的master?”一個神秘的聲音在我頭上響了起來。

  “逃到這種地方,以為就可以從我手上逃掉嗎?”這時地上到處都冒出了黑色不明物。

  “笨蛋呢,好不容易讓你忘記掉了的呢。”

  “但是原諒你,你什麼都不用在意,我會讓你勝出的。”

  “戰鬥,受傷,努力,都不需要了。”

  “所以就這樣睡下去吧,我會給你聖杯。”

  “所以,放棄吧,放棄吧,放棄吧,放棄吧,放棄吧——”

  我不能理解她的意思,但是,世界結束了。沒有可以逃跑的地方了。

  “對,這樣就可以了,安心的睡吧,總歸……總歸你們都是沒有價值的生物。”

  我不能放棄,我還不能認輸,即使抵抗不過是徒勞,但是,決定了!

  “什麼!不行,那邊是!”

  我抱著必死的心,從樓上跳了下去。

  身體,沉浸在了黑暗之中。

  但是,突然間的,黑暗中,出現了光亮,我朝那個亮光伸出了手,僅僅一句話,但是,我發不出聲音。肺部一陣的灼熱。不能放棄!!

  “奏者,手……!

  我已經不能再繼續往前進了……!

  我需要你的力量!”這是,那個聲音,再度的想起

  “奏者,想起來!為什麼會忘記餘的名字!?”

  “我很傷心!余明明只想你的名字,明明只考慮你的事!”

  “誒,快回想起來!把你的萬錢感情注入這一吼當中,這是最後的機會了!”

  “來吧,saber!!!”我竭力的喊道。

  “嗯,奏者,餘等你這句話等了很久了——!”

  這時,空間破碎了,在星空中,saber拉住了我的手

  “餘的劍若原始的熱情

  劍戟的聲音若彗星般在宇宙中巡暢。

  聽入迷吧。讚美吧。更加歡喜吧。餘是至高以及至上的名器——劍的英靈,你的servant呀!”

  金發的少女自信滿滿的對著我微笑,高聲吟唱著。

  體型雖小,但那氣魄,如若百萬大軍勝利一般。她的視線如同黃金的火焰,誓把眼前的黑暗全部燒焦。

  這個姿勢,不愧為是saber

  忘記了,想起了,以前全部的事,誓約一起戰鬥的,我的servant。

  ——在這,永遠的黑暗中

  身體快被燃燒殆盡之時前來救我的,我的“戰友”————!!

  “…………但是,這一次,太勉強了,要呼喊幾次才行?怎麼喊都醒不過來,最後,還跳到這樣的虛數空間裡。”

  “真是的,要是落下去的話,先跟餘戀愛之後再​​來。”

  “你的靈魂能夠無事在這裡,是餘最大的心願。”

  saber的手,緊緊的握住了我的手

  這次真的醒了。

  “恩恩,完全從咒縛中逃出來了呢,只要你願意,下一個瞬間,就回到現實去吧。”

  “餘在原來的校舍等著你。”

  “來吧,覺醒的時刻到了,你和我的命運,新的一章開幕了!!”

  隨著saber的宣言,視線模糊了起來。

  第一章

  ——來講一個女孩子的故事吧

  ——當女孩剛睜開眼的時候,就和病魔連在了一起。

  全身遍布了沉重的鎖鏈,如同木乃伊一樣的裝扮從頭到腳都被纏滿了鎖鏈。

  沒有自由,旁人可憐道。

  沒有自由,但她很歡喜。

  鐵做的禮服難攻不落。

  城門打開的深處,有的只是少女的魔性的陷阱。

  他人的秘密如同蜂蜜一般,那麼。

  …………腦波的正常活動確認。

  α波,β波確認了。

  是覺醒狀態。

  “——好,前輩。”

  “聽得到我的聲音嗎?冷靜下來,緩慢的睜開眼睛。

  ——不知何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向我撲來。

  從曖昧的意識中回了過來,伴隨著這個聲音,我緩慢的睜開沉重的眼瞼——。

  這邊是……保健室的樣子。

  自己橫趟在床上,一旁有一位白衣少女在看著我。

  確實,對了,她的名字是櫻。

  保健室配備的master健康管理的AI。

  事情還不太清楚,好像一直是櫻在照顧我。

  代替打招呼,我說了一聲“謝謝”。

  櫻臉紅了。

  ……?

  “不,抱歉,什麼都沒有,什麼問題都沒。”櫻極力否認道。

  “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是一聽到你的聲音,就安心了。肯定是比其他人昏睡狀態更長的原因吧。總之,能醒過來真是太好了。”

  “雖然腦反應還會有些遲鈍,不過立刻就會恢復成原來的狀態的。應該站起來也可以了。”櫻微笑著說道。

  不能一直看櫻的微笑入迷了啊,必須要問一下這裡是哪裡,為什麼自己會睡在這裡。

  我下了床,和櫻一起坐到了桌子旁

  “你的提問是很正常的,那麼,在這之前先確定一件事。你知道你自己是誰嗎?”

  自己是誰?這個根本就不用意識。

  我的名字就是xxx

  月海學園的學生——這是假的姿態。

  我其實是為了入手能夠實現一切願望的【聖杯】的魔術師的一人。

  “那個,魔術師又是什麼?”櫻又再次質問道。

  櫻到底是怎麼了?這些不都是基本中的基本嗎。

  魔術師是指在電子世界潛入自己的精神,人格的特別的駭客。

  肉體是魂的固定化的裝置。

  肉體和魂分別都有知覺的話,這個魂的輸出完全可以任意變更,理論上來說。

  這是新時代的通信方法。

  可以這樣的駭客,人們給予魔術師的稱呼。

  “是的,魔術斷絕的現在,唯一,繼承了魔術理論的人。”櫻補充道。

  “話說回來,現在是西曆幾年,這裡又是哪裡呢?”

  這都不用說,肯定是西曆2030年,

  這邊是哪裡,就詳細的就不清楚了,大體的還是知道的

  這裡是月。

  正確來說是月的內部發現的異星文明的遺產。

  疑似靈子演算裝置的內部。

  地上的魔術師大多做夢夢見的,【聖杯】所沉睡的天上的海。

  疑似靈子演算裝置是自己擁有意識的巨大演算裝置。

  在這個的內部,構建了名為SE.RA.PH的假想電腦空間。地上…從地球上召集了多數的魔術師。

  這邊是SE.RA.PH製作的,學園型會場的一個。

  到達月魔術師互相競爭,最後剩下的就會被招待到疑似靈子演算裝置的內部,給予使用權。

  這就是聖杯。

  擁有著能匹敵的上一個太陽系的演算規模。

  萬能的計算機。

  “是的,你們master渴求著聖杯,來到了這裡,這就是所謂的聖杯戰爭。”櫻補充道。

  “弱者得不到聖杯,你們需要證明自己是最強的才行。”

  “這個方法就是疑似靈子演算裝置給你們戰鬥代行的東西,這就是什麼?”

  執行戰鬥的東西,就是與魔術師一心同體,一起戰鬥的的伙伴。

  這就是servant。

  ……是的,回想起來了。

  疑似靈子演算裝置準備給預選突破的我令咒並一起參加聖杯戰爭的servant——過去的英雄再現的使魔——結下了契約,成為了master。

  “到這裡都沒問題呢,那麼,接下來是最重要的問了。”櫻表情緊張了起來。

  “那個,你還記得聖杯戰鬥中的事嗎?即使只有一點也好。”

  這是當然的——

  當然的——

  的——

  ——————等一下。

  自己是魔術師是記得的,但是自己的事情不記得了!

  “果然和別人一樣呢,自己是誰是知道的,但是就是回憶不出自己在聖杯戰爭的中的記憶。請冷靜下來聽呢。你陷入了記憶障礙的狀態裡了。”

  記憶障礙……

  沒有實感啊。

  “說的粗暴一點就是,聖杯戰爭被初期化了。”

  “餵,這邊是保健室,她的狀態一切異常沒有。”

  “這真是太好了,那麼,請快速傳遞,叫他過來。”這是喇叭里傳來了一個陌生的聲音。

  “那個,他還僅僅是剛醒過來。只是打了一下招呼罷了。”

  “雖然有些對不起,但是事情一刻不容緩。”

  “還有如果是她的話,我就算不說也會隨處走動的。我所知道的她的話,不是個文靜的性格。她醒了之後,肯定會在這個新的舊校舍裡調查的,在這之後,叫她來學生會室。”

  櫻和某人通信結束了。

  去學生會室啊。

  “你知道了吧,學生會室在2樓左側的教室,還有servant在2樓右手教室待機著。”

  去servant的教室看看吧.

  2年1班

  木造的桌子,眼前的瓦片,格子狀的窗戶

  ……一股很懷念的感覺啊。

  現在是西曆2030年——根據自己的經驗的話,這是舊時代的學校風景。

  “嗯,等著你呢,奏者!櫻的課已經結束了嗎?那麼,接下來就是餘的課了。”

  背後的聲音有記憶,絕對是​​霸氣滿滿的saber。

  和在那個星空中相遇僅過了數分鐘。

  我轉過身去,在背後,站著一臉得意的saber。

  厄,這個服裝算什麼?全身都是鎖鏈。

  “嗯,雖然不太清楚,在和你分開之後,落到了月的里側,注意到的時候已經是這個樣子了。可能是系統變更的影響吧。櫻說這個是'servent用拘束具',但是餘不這麼想這個衣服是好東西,只是不合​​身是難點。”

  我看楞了。

  “…唔。你作為女孩子機能不夠啊,朋友明明換了新的衣服。唔,這樣說一聲的處事術都不會嗎?”saber看起來很不高興。

  很,很漂亮啊。

  “竟然!果然你也這麼認為嗎?你也這麼看嗎?!”saber很興奮的說道。

  “厄,嗯,是這樣呢。”saber冷靜了一下,“餘是妻子,被白色的禮服包裹著。”

  “嗯,那麼,開始探索吧。學生會裡面雷歐在等著,首先,先跟他說話吧。”

  學生會室

  厄,怎麼感覺像進錯了時代?黑色學生服的少年,穿著外套的青年,穿著白色鎧甲的青年。黑色制服的少年是利奧。但是,剩下的2人,好像認識,又好像不認識。

  “啊,來了來了,那麼,2個人,3,2,早上好~~~~~~~~~~~~~~~~~~~”利奧歡喜的說道。但是後面2個人毫無反應。

  ……?

  “真是的,2個人,請按照一開始說好的來嘛。”利奧不開心了,“在來一次!”

  “goo……good morning。”白色鎧甲的青年勉強的說道。

  “早,早上好。”

  怎麼回事?這樣的展開?

  “這個樣子看來,我的事情記得呢。”利奧看著我的表情說道。

  我走到了利奧的桌前,坐了下來。

  “那麼,重新說一次,久等了。”利奧鄭重的說道,“開始吧。我是利奧・B・哈威爾”

  “尤里烏斯,現在做著利奧的援助。”外套青年說道。

  “servant,高文。我的主人現在散發著和年齡相符的天真氣息,所以,我期待著大家的寬容。”

  尤里烏斯貌似就是利奧的哥哥。

  突然,憑空出現了間桐櫻

  “失禮了,全學院的掃描完成,沒有未發現的master了。”櫻回報到。

  “他們應該會在哪裡的吧,讓你來並不是別的,這個舊校舍,不對,是月的里側的逃出作戰,能不能參加呢?”

 

  稍等稍等,自己有些跟不上節奏了。

  “咦?沒從櫻那裡聽說嗎?”利奧有些吃驚,“那麼,就由我來說明吧。”

  “恩,拜託了。這種事情,身為AI的我沒法說明。”櫻回應道。

  “確實呢,AI因為被系統限制,所以只能給master傳達事實認定的情報。”利奧解釋暗道,“那麼,請提問吧。”

  開始的學校,那算什麼?

  “是預選的延遲,奇怪呢,和我的不一樣啊。我的情況是,在聖杯戰爭的途中,被黑色史萊姆襲擊,醒過來發現自己在這裡了。可能我是在校舍被襲擊之前就逃出來了吧。櫻,我的口中能說出預選系統嗎?”

  “沒問吧,應該,這邊已經是系統的外部了,而且,她也通過預選了。”櫻回答道。

  “那麼,聖杯戰爭分為預选和正選2個,從地上來到月的魔術師記憶被剝奪,進行戰鬥。”利奧頓了一下,“什麼變化都沒有,跟西曆2000年左右的學生一樣。這就是給予我們的規則。記得嗎?”

  !確實

  “只有能夠脫離這個,取回自己的魔術師,才能獲得master的稱號。

  只要是和servant簽訂契約了,沒有突破預選是不可能的。確實,你應該是和我一樣在正選被那個黑色的東西襲擊了才對,沒有映像嗎?”利奧詢問道。

  沒有。

  自己完全沒有這個方面的記憶。

  有的只是開始的那段記憶。

  “那個,他剛才一直處於昏睡狀態,魂魄被處於囚禁狀態,所以之前經歷的那些可能都是偽造的。”

  偽…造…的……

  “那可能就是原因,你被聖杯戰爭中的怪獸抓住,一直都被關了起來。你在夢中見到的,那個黑色空間,可能就是怪物的體內……”

  怪物的體內……

  繼續問了幾個問題之後。

  “那麼,再一遍——

  我憑藉著利奧・B・哈威爾的名字,在這裡,作為月海學生會會長發言。在聖杯戰爭回復為止,不,從月的里​​側逃出為止,我們都是夥伴。

  “不過,從這裡逃出是不太可能的事,很遺憾的,人數不夠。。。。這和我想像的學生會相比差了好多。就是這樣,請在至少幫我找到副會長和書記2個人來。”

  我很苦逼的又去找了4個人過來了

  接下來,請去校庭裡面的櫻花樹旁進入迷宮吧。

  剛走出了教學樓,櫻就追了上來,“那個,請小心一些,在迷宮中就是'她'的領域了,如果遇到的話,絕對不能反抗。”

  '她'是誰?

  “是呢,這不是我可以說的話,如果感到危險,那請立刻回來。”

  調查櫻花樹,進入迷宮,探索。

  調查到一半​​,遠坂凜出現

  “那邊的3流master和她的僕人。”凜從遠處走了過來,“歡迎來到我的城堡,雖然我一點也不歡迎你。”

  “那不是凜嗎,為什麼會在這裡?”saber說道。

  對啊,她為什麼會成為迷宮的主人?

  “我現在被任命為月的管理者,請稱呼我為月的女王。”凜笑道,“你們的目的我早就看穿了,是想到月的表面去吧,遺憾,我是不會讓你們去的,而且以你的實力也就會止步於二回戰,怎麼?這麼想死?”

  不敢相信。

  “你覺得我會讓你們逃掉嗎?出場吧,lance。”

  登場後的lance就是和凜在那邊互相吐槽裝傻。

  這邊先撤退好了。

  今天先休息吧。

  第二天傍晚,學生會室。

  大家認真的作著匯報和接下來的探索辦法。

  我在這之後,先去了1樓,找到了一開是拉到的四個人中的一個,殺生院,把剛才總結的東西交給了她,接著又返回了學生會室。像利奧報告了。

  接下來,我又返回迷宮去探尋凜的秘密了。

  一番激戰過後,凜的第一個秘密,自我意識過剩就被我發現了。

  第二天就這麼過去了

  第三天,我們上來就是去抓ジナコ。

  於是乎,迅速的去了用務員室。

  很自然的,ジナコ把我擋在了門外,不讓我進去,這是,saber怒了,“這可是餘的master親自來見你,你竟然敢不開門?看我打破了它。”說完的瞬間,saber就開始大肆的用劍砍起了門,自然,門一下就壞了,我得以順利進去。

  “你,你們幹什麼啊,隨,隨便就入侵少女的房間?把別人的心當什麼了!?”

  ジナコ躲在被窩裡大聲的抗議道。

  “你說什麼?!如果你不出去的話,我就親自拉你出去。”

  就在saber要伸手去拉她的時候,一道強光擋在面前,一位英靈出現在了saber眼前

  “你的話很對,但是我也是有契約在身,但是繼續對我們主人的粗暴看不下去了。請退回去,saber,ジナコ是我的主人,如果你依舊要出手的話,我這邊也只能站出來了。”

  saber吃驚了,saber純粹的被眼前的力量給震驚到了。

  黑色和金色相間的顏色。

  溫暖但又如槍一樣的銳利的目光。

  滿頭的白髮。

  緊閉的嘴巴上,寡默的特性表現了出來。

  這就是ジナコ的servant。

  即使是不熟練的我,也看的出來。

  “啊,出來了啊,什麼我的servant,買東西和監視明明都不會,只有servant的面子倒是比誰都高。”ジナコ很不服氣的從被子裡鑽出來數落他

  “精通武藝的我,遠比不上你的技術,看起來像一種異樣一般……真是很了不起,完全不明白這些技術可以乾什麼。我的主人,ジナコ=カリギリ,你到底是為了什麼而生?”

  “……一直就是這樣,カルナ真是一點成長都沒有。”

  カルナ?

  真是她servant的真名?

  話說回來,這麼隨意的說出真名真的沒問題嗎?

  也就是說——

  “是啊,我對聖杯戰爭一點興趣都沒喲,從這裡出去更不願意。”ジナコ說道,“這傢伙一點用處都派不上,掃除不行,開玩笑苦手,遊戲打的很爛,只有嘴巴很厲害。完全與我這個精英不配,這位カルナ。和他一起戰鬥是不可能的。”

  カルナ無言的保護著ジナコ。

  “抱歉,這次你們是對的,ジナコ說的話就像小孩子的任性一樣。但是,蝸牛也會有蝸牛的自尊,這次的這件事,能不能就這麼算了。”

  カルナ安靜的威壓……不如說是誠實的嘆願。

  就如カルナ所說,今天先退了吧。

  “……感謝,ジナコ入這樣所見是個寂寞的人,有空就常來玩玩吧。”

  “稍……ジナコ不寂寞!話說你是我的父親嗎!?”

  “抱歉,年齡上來說不可能,我可以做你的弟弟。”

  “唔!這邊應該說是哥哥吧!?”

  真是不可思議的兩個人…………

  嗯,接下來是迷宮第二層的探索。

  在途中,我又找出了第二個sg,拜金主義。

  又過了一天,在學生會室稍微和慎二交談了一下之後。

  繼續去探索第三層迷宮了。

  之後找到了第三個sg,**隸願望,但是,剩下的一個牆壁突破不過去,上面還有著疑似凜的雕像,於是乎,我們去找殺生院談話。

  通過談話得知,那個雕像就是凜,周圍的是心靈的殼,只要能把凜從殼裡面解放出來,就能恢復原來的樣子了。殺生院表示先去迷宮了,去看看那個牆壁到底怎麼樣。

  回到了迷宮裡的牆壁處,殺生院已經在那邊等著了,她說需要我潛進精神世界去接觸凜,把他救出來,我欣然答應

  “那麼。”殺生院鄭重的說道,“逆轉十字,佛性書寫轉移。法雲,喜善,不動,遠行,現前,難勝,焰,明地,離垢,歡喜——。”

  “電腦體的魂的概念一時分解,純粹的情報體分解,變換之後,固定。數值化帶入遠坂凜,心想空間的深部領域到達後,電腦體再構成——”櫻作為了後備, “深層落下,開始!殺生院,保護拜託了。”

  ——意識一片空白。

  突然的潛入了凜的意識世界,在一段的對話過後,

  戰鬥開始,一場激烈的戰鬥過後,凜終於恢復了正常。

  再次的對話過後,

  一個神秘的類似櫻的女子在這時出現了。

  當我們都以為她是櫻的時候,她卻對櫻表示不削,並且自稱為BB。

  利奧見事不妙,於是速度幫我們啟動了轉移法術。

  “這不過是沒用的掙扎。”BB說道。

  我的意識融化在了一片白色之中。

  第一章宣告完結。

 

返回:[PSP]Fate / EXTRA CCC

左手與Yu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