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NDS]逆轉檢事 2

作者:巴士速攻-suchalove(雲豆) 來 源:forum.tgbus.com

  第五話 大いなる逆転・中編

  一上來就看到夏實和速水師徒兩個在逼問工作人員,到底把怪獸養在哪兒……過了一會,狼搜查官來了,要求聽取詩紋的證詞。(話說水鏡真是個嚴厲的 媽媽……能把那個傲慢的小鬼管住的也就是水鏡了……)

  ~シモンの練習~

  ◆對最後一句「よくあることでさ…」指證證物【シモンの練習映像】

  ◆指證證物【ボルモスのアタマ】

  看來詩紋向我們隱瞞了什麼啊……正當御劍想要繼續追問時,狼卻高興的說這卷錄像帶正好驗證了他的推理,錄像帶中的怪物衣服背後的拉鏈是拉開的, 那肯定是水鏡將總統殺死後,將屍體藏到了怪物裝束裡。雖然御劍反駁說,水鏡不知道鎖上的密碼是無法進入拍攝場地的,但是狼提出了「親子共犯說」。

  ~親子の共犯説~

  由於水鏡堅持說、還不到說出與總統的對話內容的時機,所以她不肯說出她和總統到底說了什麼。沒辦法,只好靠自己的力量來駁回狼的推理了。

  ◆對最後一句「そこに置いてある…」進行威懾,追加新證言「キグルミの中は土で汚れている…」

  沒想到,怪獸服裝裡被土弄得好髒啊,狼就說,這肯定是屍體上粘的土將服裝弄髒的。真的是這樣麼?

  ◆對新證言「キグルミの中は土で汚れている…」指證證物【死體の所見メモ】

  ◆指證證物【メカニックグローブ】

  ◆選擇【コンクリート】

  怪獸服裝裡的土,應該是混凝土才對。在萬才的車庫裡,發現了被混凝土弄污的手套,還有錘子鏟子等工具,那麼,有可能拍攝場地內的腳印就是萬才偽 造出來的!狼提出了一個疑問,他為什麼要這麼做?

  ◆選擇【何かを掘り出した】

  御劍推理說,恐怕是萬才為了挖出什麼東西才來到拍攝現場,沒想到詩紋會來練習,於是慌慌張張的躲進了怪獸的衣服裡。而且,錄像中有證據可以說明 這一點。

  ◆指證怪物服裝旁邊的包包,證物資料【メカニックグローブ】被更新

  這下,就駁回了狼對於屍體藏在怪獸服裝裡的說法。但是夏實師徒倆又不干了,堅稱有怪獸,是間宮親眼看見的。那麼間宮到底把什麼錯看成怪獸了呢?

  ◆指證畫面左上角的攝像機

  ◆指證桌子上放的布

  原來所謂的怪物就是蓋著遮雨布的攝像機……這時,鑑識人員報告說解剖報告出來了:總統的確是在昨天晚上被壓死的,全身骨折,並且右手檢測出了硝 煙反應,胸口的黃色污垢還在調查中。

  ◆證物資料【死體の所見メモ】更新為【王 帝君の解剖記錄】

  這下,狼所推理的殺人手法及時間就全被推翻了,水鏡的清白是被證明出來了,但是詩紋有麻煩了,因為昨晚11點左右正好是詩紋在練習的時間。於是 狼說只有詩紋能將怪物的頭推下來砸死總統。但是詩紋又不肯開口證言,只好來分析一下昨晚的錄像了。

  ◆擴大畫面的右上角,指證那個人

  這可壞了,總統竟然和詩紋一起被拍了進去。詩紋到底隱瞞了什麼?

  ~練習中の出來事~

  ◆對最後一句「その橫に…」進行威懾

  ◆選擇【くわしく追求する】,追加新證言「死體なのか分からなかった…」和「でも、息をしてなかったから…」

  ◆對新證言「死體なのか分からなかった…」指證證物【王 帝君の解剖記錄】,得到證物【花束】,證物資料【王 帝君の解剖記錄】被更新

  原來,詩紋在練習前,為了做準備而點燃了二樓的爐子,但是忘記熄滅就直接下樓來練習了,爐子燒壞了桌子,於是桌子上的怪物頭就落了下去,正好砸 在總統的身上。而他一直想隱瞞的是總統胸口的黃色污漬,那是水鏡送給總統的花的花粉。他親眼看到媽媽拿著花出了家門,為了包庇媽媽,所以扔掉了屍體身邊的 花。因此,狼判定殺人兇手就是詩紋。

  但是,詩紋剛剛被某人綁架過,而且綁架用的安眠藥和美雲被襲擊時用的安眠藥是同一種。所以御劍說詩紋其實是被害者,案件背後另有黑幕。

  ◆得到證物【睡眠薬】

  但是狼認定殺人兇手只可能是詩紋。那麼,還有沒有別的可能性呢?當然有,那就是剛剛被證明的確在現場的一柳萬才。這時,狼口中又吐出了「12年 前」這幾個字,12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有證據能證明12年前的案件與今天的案件有關嗎?

  ◆指證證物【內藤についての報告書】

  不僅內藤的報告書上有關於12年前的字句,連那封寄出人不明的信上寫的也是12年前的復仇。前天的籠目被殺案和今天的總統被殺案,肯定和12年 前的案子有何關聯。這時,狼以前的部下也追來,要求跟隨狼一起對12年前的案子進行再搜查。好啦,來幹一場吧~!

  12年前,總統被綁架,綁匪要求的贖金是100億日元,而那次事件的嫌疑人就是美和。雖然當時,西鳳民國國內拚命湊錢,交上了贖金救了大總統, 但是,當時的在任搜查官——狼的父親,沒能定下美和的嘴,最終美和無罪釋放了。但是,狼所知道的也就只有這些,那次案件的資料是絕密,狼無法查看。這可怎 麼辦,資料不足啊,盜樂寶也幫不上忙了。這時,小冥和信樂來了,還帶來了SS-5號事件的搜查資料。

  ◆得到證物【SS-5號事件の資料】

  原來,當初美和事件的擔當檢察官就是一柳萬才,也正是他將資料封鎖起來的。但是現在,一柳弓彥打敗了他父親,並開放了資料的搜查權限。

  根據資料所示,12年前的BigTower是個孤兒院,院長正是美和。而當時的目擊者龜井隆二在孤兒院門口被殺。

  ◆人物資料追加【亀井 隆二】

  ···············搜查開始···············

  -調查-

  ◆調查兩邊的足跡

  ◆調查屍體,得到證物【亀井 隆二の解剖記錄】

  ├◆調查屍體,得到證物【血のついたボタン】

  ├◆調查染血的磚塊,得到情報【凶器のレンガ】

  ├◆調查相機,得到證物【亀井の寫真】

  ├◆調查手機,得到證物【亀井の目撃證言】

  └◆調查黃色的花,提示要去調查花壇

  原來,龜井就是籠目的男朋友。所以籠目才一直追查著萬才。

  ◆追加人物資料【籠目 つばさ】

  ◆調查屍體旁邊的花壇,得到情報【花壇】

  ◆調查孤兒院門口左邊的柱子,得到證物【火事】

  -邏輯-

  ◆將情報【3つの足あと】和【花壇】整合起來

  ↓

  ◆指證證物【內藤についての報告書】,得到情報【バンサイがほりだしたもの】

  通過調查,御劍發現,拍攝現場的三個腳印的位置,正好能和花壇的位置吻合起來。而關於內藤的報告書裡,也寫著「在花壇邊上沉睡的東西」。這麼一 來,萬才挖掘腳印的原因就清楚了:他在尋找當年埋在花壇邊上的東西。

  ◆和狼說話,他說他好像在哪見過這裡的場景,讓他想一會吧

  死者屍體的情況調查的差不多了,來調查一下總統被綁架的瞬間的情況吧。當年,狼的父親就是根據龜井拍攝的照片才懷疑美和的,但是萬才在法庭上說 那張照片根本無意義,因為拍攝到的犯人並不是在孤兒院院內。狼認為,是美和與萬才本身就有聯繫,所以萬才才會這樣說。這麼說來,美和是綁架犯的嫌疑人,那 麼萬才就是綁架犯的同伴了?

  ◆得到情報【バンサイのは誘拐犯?】

  狼的父親當年是一名非常優秀的搜查官,他確定美和是犯人的原因肯定不只是那一張照片,但是狼也不清楚他老爸到底還知道什麼,因為他老爸當年對那 件案子從不多言。看來,只能靠我們自己去調查了。

  -調查-

  ◆調查綁架犯那裡

  ├◆調查綁架犯

  ├◆調查總統

  └◆調查雪人

  └◆對雪人臉上的手印點擊推理,指證證物【血のついたボタン】

  ↓

  ◆選擇【被害者のいた場所】

  通過調查,御劍發現,死者龜井遭受攻擊的地方應該是在雪人的附近才對。這樣的話,有必要再次調查一下龜井死時、地上的腳印到底是不是龜井的。

  ◆調查龜井的屍體

  └◆調查龜井的鞋子,得到證物【被害者のクツ】,得到情報【死體は移動されている】

  龜井的鞋子果然不是他自己的,看起來像是犯人給他穿上的,那麼屍體被移動過的可能性就很大了。那麼龜井到底是在哪裡被殺的呢?

  ◆調查雪人

  └◆調查右下角缺的那塊磚,得到證物【レンガが足りない】

  -邏輯-

  ◆將情報【バンサイがほりだしたもの】和【バンサイは誘拐犯?】整合起來,證物資料【怪獣の足跡】被更新

  ◆將情報【凶器のレンガ】和【レンガが足りない】整合起來,得到情報【雪だるまの近くのレンガ】

  ◆將情報【死體は移動されている】和【雪だるまの近くのレンガ】整合起來

  看來,屍體果然是被移動過。龜井所在的地方應該是雪人那裡,犯人是從雪人附近的小花壇那裡去了磚塊砸向龜井的。御劍讓美雲更新了場景,這時,我 們可以看到現場有個很重要的矛盾。

  -調查-

  ◆調查犯人

  ↓

  ◆指證證物【亀井の寫真】,證物資料【亀井の寫真】被更新

  看來,那張所謂龜井所拍的照片恐怕是犯人為了偽造現場而拍的。那麼龜井被殺時,綁架犯和總統真正的位置是?

  ◆畫面左上角那個滅了的電燈那裡

  龜井在電話中說,因為燈滅了所以看不清。這個場景中,滅了的電燈一共有兩處,一處是雪人那裡,那麼另外一處電燈滅掉的地方肯定就是綁架犯和總統 所在的真正位置了。根據這個情報,美雲再次更新了場景。

  ◆按Y鍵,將場景切換至屍體發現時

  ◆調查院子中間的血跡

  └◆調查血跡,得到證物【ナゾの血痕】

  └◆從血跡上點擊推理,指證證物【火事】

  ···············搜查終了···············

  看來,那場小火災應該是在殺人事件前發生的,否則那個引發火災的孩子肯定會目睹面前的血跡。看來有必要再次調查關於那場火災的信息。另外,狼想 起來了,他曾在父親的房間裡見過一幅小孩子畫的畫,上面畫的正是孤兒院院子裡的情景,於是也讓部下緊急去取來那幅畫。

  ◆得到證物【子供の絵】

  那個引發火災的孩子,在事件發生的幾天後就失蹤了。但是,在孤兒院裡找到了那個孩子留下的東西,竟然是個牛角……這個牛角難道和那個證物有關 麼?

  ◆指證證物【ボルモスのぬいぐるみ】

  對,正是總統當初所拿的那個怪物玩偶。將另一隻牛角裝上去以後,御劍聽到了另一段錄音。這段錄音是詩紋的母親錄給總統的,原來詩紋竟然是總統的 兒子!而水鏡,只是詩紋的養母而已。當年,水鏡和詩紋的母親關係很好,所以5年前,詩紋的母親死後,水鏡便領養了詩紋。

  詩紋的母親,原本是外交官,後來辭職後才回國。而那黃色的花,曾是總統送給詩紋母親的第一份禮物。那天晚上,詩紋的母親想讓總統看一眼自己的孩 子,所以才用怪獸牛牛錄了音送給了總統。但是那天晚上她一直被人跟蹤,所以麼沒能按約定去找總統。而後來她便去世了,也就再也沒見過總統。這時,狼的手下 又開口了,說是狼家保管的總統的遺書也一起被送來了,遺書上寫著:承認詩紋的親子身份!

  看來,沒什麼好懷疑的了,詩紋的確是總統的兒子。但是詩紋好像無法接受這個刺激,轉身就跑掉了。

  待續

  第五話 大いなる逆転・中編2

  詩紋跑到了總統死去的拍攝現場,他一直在尋找自己的父親,但是沒想到,找到父親的時候,父親就已經死去了……這件悲傷的案件必須被解決!那麼, 首先來聽聽狼對於12年前的案件的推理吧。

  ~SS-5號事件の真相~

  ◆證物資料【SS-5號事件の資料】被更新

  ◆對第四句「亀井がいなければ…」指證證物【ナゾの血痕】

  ◆指證證物【子供の絵】

  12年前的案發現場,有著不可解的血跡,還有那個失蹤了的孩子。這說明,12年前的那天晚上,發生了兩起殺人案,而那個案子真是目睹了什麼不該 看到的東西,才因此失蹤的。那麼,那個孩子到底看到了什麼不該看的呢?

  ◆指證人物【鳳院坊 了賢】

  看來,12年前發生的並不是綁架案,而是由美和和萬才提供場地、了賢來執行的殺人案!那麼,為什麼直到今天總統的屍體才被發現呢?難道說……有 兩個總統?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總統身上給人的那種違和感就說的通了。那麼,這兩個總統到底是誰呢?

  ◆選擇【ホンモノと影武者】

  ◆指證證物【SS-5號事件の資料】

  ◆指證證物【亀井の寫真】

  ◆指證證物【怪獣の足跡】,證物【怪獣の足跡】被更新

  原來,總統當年的確是被殺掉了,而現在被殺掉的總統,應該是當年與美和他們合作的總統的替身。而萬才前來拍攝現場挖地的目的,正是為了尋找 「12年前沉睡於花壇邊的東西」,也就是總統的屍骨!

  ◆指證證物【被害者のクツ】

  當年,總統為了見兒子而來到孤兒院,但是被了賢殺掉了。犯人搬運屍體的瞬間被龜井看到,誤以為是綁架案,然後被背後的總統替身殺掉,並做了偽 裝。但是,龜井打電話留給女朋友的留言是無法消除的,所以他們利用了這一點,自導自演了一場綁架案。

  ◆證物資料【SS-5號事件の資料】被更新

  這時,了賢竟然出現在我們面前。他說,他在尋找那個穿紅雨衣的人,那個人,在12年前幫了他!而且,恐怕就是御劍正在尋找的「黑幕」。

  ~了賢を助けた者~

  當年,了賢在殺掉總統後,萬才和美和就商量著要將了賢滅口。這話,被一個穿著紅雨衣的小男孩聽到了,他將這話告訴了了賢,並且幫助了賢逃走。而 且,他為了消除了賢留下的腳印,才故意放了火。

  ◆對第四句「あのとき、コゾウと再會しなければ…」進行威懾

  ◆選擇【ある】

  ◆選擇【日付】

  ◆選擇【IS-7號事件の資料】

  原來18年前,了賢曾救過那個少年。18年前的12月24日,了賢曾救過兩個被關在車裡、差點凍死的少年。這時,御劍想到了18年前信的案件, 那兩個少年恐怕就是失蹤了的冰堂和風見的兒子!但是,那兩個少年由於差點被凍死,在救回來之後就都失憶了。這下,關於黑幕的資料還是太少。還是繼續來聽了 賢的話吧。

  ~了賢と「コゾウ」のその後~

  ◆對第一句「セッソウが獄中に入ってからも…」進行威懾,得到證物【通信チェスの紙】

  ◆指證證物【內藤の遺品】

  ◆選擇【指輪】,證物資料【內藤の遺品】被更新,追加新證言「點字で手紙を書くというのも…」

  沒想到,原來內藤竟然就是冰堂的兒子!但是他不可能是黑幕的,因為他在這次的事件前就已經死了。

  ◆對新證言「點字で手紙を書くというのも…」指證證物【通信チェスの紙】

  在與了賢的交談中,御劍發現,了賢明明就是用盲文打字的,但是內藤收到的卻明明就是印刷字。這說明,了賢在於內藤交談時,中間可能插入了別人。

  ◆證物資料【通信チェスの紙】被更新

  那麼,那個給內藤和了賢進行文字翻譯的人,肯定就是黑幕了。冰堂的兒子內藤已經死了,那麼黑幕就肯定是風見的兒子了。那麼那個人到底是誰呢?那 個……內藤唯一的青梅竹馬!

  ◆指證人物【猿代 草太】

  ◆將畫面的左上角擴大,然後指證那個大眼睛

  沒想到,黑幕竟然就是草太!那個大眼睛並不是怪獸,而是獅子熱氣球上畫的眼睛。而速水錄下的怪獸噴火的聲音,也就是熱氣球噴火上升的聲音。草太 就是利用熱氣球,將美雲運到展望台上的,所以監視錄像中才沒有拍到美雲!

  這個事實太驚異了……這麼一連串的事件,竟然都出自草太之手?御劍為大家分配了任務,一定不能讓各種案件再延續下去了!

  待續

  第五話 大いなる逆転・後編

  御劍他們趕去了草太曾說過的公演的地方,並向ミリカ求證了,那隻大眼睛的確是熱氣球上的。然後,御劍開始質問草太,但是草太說,他開熱氣球出 去,只是為了練習而已。並且草太向美雲發起了感情攻勢,讓美雲相信他是個好人。但是美雲好騙,御劍卻不可能再被騙了。於是草太接著就變了模樣……來聽聽草 太怎麼說吧。

  ~バルーンの練習~

  ◆對第一句「たしかに一昨日の夜に…」進行威懾,追加新證言「バルーンとカゴを積んだトラックを…」

  ◆對新證言「バルーンとカゴを積んだトラックを…」指證證物【青いトラック】

  後來,狼搜查官帶著小茜一起來了,說是找到了那個熱氣球,還找到了一輛藍色的卡車。

  ◆得到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但是,御劍怎麼才能證明,這輛藍色的卡車是御劍他們曾在BigTower前面見過的那一輛呢?

  ◆選擇【指紋検出】

  ◆選擇【御剣 憐侍】

  對了,御劍曾經摸過BigTower前的那輛卡車,那就來驗指紋吧。

  ◆將整個屏幕撲一層粉,然後吹開,然後在指紋那裡厚厚的的鋪一層粉,再吹開就可以驗出指紋了

  經過檢驗,卡車上的確有御劍的指紋。然後御劍質問草太,美雲和詩紋的綁架事件是不是他做的。草太在否認的同時,指出根本就不能確認兩個案件是同 一個人做的。那麼,就拿出點兩個案件是同一人所為的證據來讓他看看吧。

  ◆指證證物【睡眠薬】

  但是,這也無法證明綁架案是草太做的。那麼,出了綁架案以外,還有什麼東西能證明,草太就是那個「黑幕」麼?

  ◆指證證物【通信チェスの紙】

  御劍提出,草太是內藤和了賢之間下象棋的中間人,但是草太否定了這一點。但是就在這時,ミリカ說內藤寄了一封信給草太,內容正是通信象棋的下一 步走棋的方法!

  後來,草太說,內藤根本就不是自己的朋友。18年前,他本來要去幫父親試吃糕點,但是內藤抓住了他,說自己的父親很恐怖的命令他,不許讓草太來 到現場。然後,內藤將草太綁起來,兩個人一起呆在車裡。但是後來車門被凍住,內藤自己也出不去了,兩個孩子差點凍死。聽到這裡,本來是沒什麼疑問的。但 是,草太竟然說自己的父親是冰堂?不對啊,當年失去味覺的,應該是風見啊!

  看來,有必要讓草太認識到自己的錯誤。

  ◆指證證物【內藤の遺品】

  草太原本以為,正是由於18年前內藤攔住了他,所以他才失去了父親。他認為是內藤的父親殺掉了自己的父親,所以覺得內藤那種人死掉也無所謂。但 是草太記錯了,他的記憶直到現在都還在混亂,其實是自己的父親殺掉了內藤的父親!

  草太當年目擊了殺人案件,然後受到了美和殘酷的審問。後來終於從孤兒院出來以後,又遭到了萬才的24小時追蹤,導致他精神衰弱。所以他才跟著了 賢走了,他覺得了賢才是他真正的救命恩人。

  草太說,他並沒有直接動手殺人。他只是將籠目的秘密告訴了萬才,然後將萬才的秘密告訴了籠目;他幫內藤實施了那個假的總統暗殺案件;為了讓人的 視線將美和與了賢聯繫起來,他在監獄裡準備那個戴著鈴鐺的小鑿子。這一切的一切,都是他做的!而且,他不相信御劍是真的想要幫助他,他已經無法相信別人 了。

  ~殺人の教唆(きょうさ)したか~

  ◆對最後一句「まあ。言ってたかもしれないけど…」指證證物【速水の錄音テープ】

  速水竟然沒有錄上最關鍵的幾句話,草太那個狡猾的傢伙在最關鍵的時候把竊 聽器關了……但是速水是從前天就開始錄音的,那麼別的時間會不會錄到什麼呢?

  ◆選擇【一昨日の夜】

  竟然錄到了槍聲!那麼,事件中有人和槍有關麼?

  ◆指證證物【王 帝君の解剖記錄】

  ◆指證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調查吊籃的底部的小洞,證物資料【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被更新

  前天晚上正在和水鏡談話的總統注意到了草太的熱氣球,於是就讓水鏡先走了,自己朝熱氣球開了槍。御劍從熱氣球的吊籃底部找到了彈孔,這下草太可 逃不掉了。

  ~一昨日の夜、屋上にて~

  按照草太的說法,那天水鏡向總統說得是關於詩紋的話,為了不讓自己的身份暴露,所以總統一定會殺掉水鏡。但是正因為他來了,水鏡就走掉了。所以 草太說他自己只是個善意的目擊者。

  ◆對最後一句「オレに銃口を向けて…」進行威懾

  ◆選擇【モンダイがある】,追加新證言「大統領は、1発撃ったあと…」

  ◆對新證言「大統領は、1発撃ったあと…」指證證物【ナツミの證言書】

  ◆指證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御劍認為,總統沒有被監視器拍到,也沒有被夏實看到,那肯定就是從草太的熱氣球上走的。但是草太說,夏實曾被美雲落地的聲音嚇昏了過去,說不定 總統就恰好是在夏實昏過去之後,才從倉庫通過的。而且,他指出,就是詩紋殺了假的總統,這下子,復仇完成了。

  ~大総領殺害犯について~

  ◆對第四句「大総領は、怪獣のアタマの…」指證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御劍認為,是草太利用熱氣球的重量壓死了總統,並且運送了屍體。但是,這樣一來,和驗屍報告上的死亡時間就對不起來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 是草太用了什麼方法推遲了死亡時間麼?難道是……和他父親用了同樣的方法?

  ◆指證【ひのまる倉庫】

  御劍推理說,草太正是用冷凍倉庫冷凍了屍體,以推遲死亡時間的推算。並且還將詩紋囚禁在了裡面。這一手法,和草太最討厭的父親所用的手法是一樣 的!

  但是,不管推理有多麼正確,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草太不承認也沒有辦法。但是這時,糸鋸終於來了,帶來了新的消息:借走那個冷凍倉庫的正是這個 馬戲團。而且,ミリカ也證明說,那個倉庫的管理權都是在草太手中的。

  不過,草太指出,御劍並沒有他用熱氣球殺人的證據。但是御劍說,如果草太真的是用熱氣球殺了人的話,那麼某樣證物上肯定會留有某種痕跡的。

  ◆指證證物【ライオンのバルーン】

  ◆指證證物【花束】

  小茜在熱氣球上檢查出了花粉,終於讓這個事件有了結果。但是,虎狼死家又來了。原來,委託虎狼死家殺人的正是草太,但是虎狼死家發現了關於總統 的秘密,所以草太便背叛了他,想殺人滅口。今天,虎狼死家來找草太復仇了。這時,是了賢救了草太,讓虎狼死家放了草太一命。

  詩紋問了賢,是不是了賢殺了他的父親。了賢承認了,並給了詩紋殺他復仇的機會。但是詩紋並沒有這麼做,他說,或許殺了了賢他的確會感到開心,但 是反過來說他的母親和朋友會更加的傷心,所以他不會這麼做。

  最後,了賢將草太帶回了監獄,事件終於落下了帷幕。而御劍最終也選擇了檢察官的道路。御劍決定,要作為一個檢察官來幫助別人,並直面法律的矛 盾。

  ◆得到證物【検事バッジ】

  最後逆轉慣例的走馬燈過去之後,還有一段小劇情。美雲在看著御劍尋找前行道路的同時,她自己也在思考自己的道路,她說,要在不捨棄八咫烏之名的 前提下,做一個和父親不一樣的英雄。而御劍這次竟然說要給糸鋸漲工資,可把糸鋸嚇了一跳。而美雲曾說,要尋找的八咫烏的夥伴,也已經找到了:檢察官+警 官+大盜,無敵三人組!

  御劍想,雖然他和父親沒有選擇同樣的道路,但是他們卻又都是一樣的,因為他們的目的都是一樣的,那就是揭露真實。只要和朋友們在一起,他就能沒 有猶豫的、向著自己決定的路走下去。

  第五話 完

 

返回:[NDS]逆轉檢事 2

全站熱搜

左手與Yu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