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PS3]真‧北斗無雙

轉貼:電玩巴士

  健次郎

  主角,一個很有意思的人物,全書當中性格發生變化且不覺突兀的就只有健次郎一人。

  一開始的健次郎還有些少年的稚氣。當阿申來搶尤利亞時,健次郎天真地和他講道理,被打得半死,胸前被刻下了北斗傷痕(後來成為他的標誌,不過這其實是個恥辱的紀錄)以健次郎當時的實力,應該不會這樣慘,但很明顯面對阿申,他腦子裡還是北斗南斗不可互鬥的教條,沒有什麼戰意。後來再一次面對阿申時,尤利亞​​的死訊徹底激發了他作為男人的血性,一舉打敗了阿申。在阿申最後的遺言面前,他出人意料地表示出敬意,這顯示了他的心胸,表明他不是一個會被仇恨所控制的男人。

  健次郎在這一刻開始顯露出成熟。

  接下來是與三個哥哥的兄弟之爭。對傑基,他是完全的嫉惡如仇,拳下不帶一點情分,但是此時的健次郎還帶一點對繼承人這個名分的固執。對托奇,他是由衷的敬佩,這時繼承人的身份已經在健次郎的心中淡化了,托奇向他展示了另一種人生,一種不為繼承人身份和門派之爭所累的豁達人生,這對今後的健次郎產生了很大影響。對拉歐,健次郎的感情很微妙。站在這個可能是北斗歷史上最強悍的大哥面前,健次郎報有強烈的敬意。他與拉歐的每一次對決,都是拉歐單方面挑起的,健次郎在內心深處其實很逃避和拉歐作戰,然而托奇,再一次為健次郎指明了方向。托奇對拉歐一役不僅僅是兩兄弟之間的比武,而是掃清了健次郎心中的迷惑,讓他明白“對於自己最尊敬而現在走錯了路的人,最大的敬意就是把他打倒”。

  健次郎與拉歐的最後決戰,儘管拉歐擺出假死的尤利亞,但健次郎沒有受到一絲干擾。與其說是對拉歐的恨壓倒了他對尤利亞的思念,倒不如說是他對拉歐這個大哥的敬意更堅定了他要打倒拉歐的決心----這是只有曾為知己的男人間才能理解的情誼,就如同寒羽良對海原神的那一槍----這時候,他們之間的女人,反而不重要了。

  拉歐死後,健次郎騎上了拉歐的黑馬,這實在是一個高明的情節。看看健次郎在第二篇做的事情,在本質上和拉歐並無差異,掃滅群豪,平定天下,解救萬民,他實際上繼承了拉歐的精神,只是手段有些不同,這時的健次郎才真正不負救世主之名。有趣的是後篇多次提到拉歐傳說,健次郎和其他人物也多次回憶拉歐的所作所為,從心理分析的角度上說,在健次郎的一生中,拉歐是兄長,卻也扮演了嚴父的角色,而一個男人只有到了真正成熟的時候,才會由衷地為父親感動。

  健次郎這個形象可以說代表了所有男人的心靈歷程。少年時,以為愛情就是一切,過了二十五歲,明白兄弟親情朋友情誼的珍貴,向著中年邁進時,才明白男人應該胸懷天下。

 

  阿申

  一個令人同情卻無法敬佩的人物。

  阿申在故事初期是最強的人物,但在精神上,他比健次郎更不成熟。在面對一份不可能得到的愛情時,他的嫉妒轉化為仇恨,他和健次郎的爭斗在本質上和我們十幾歲時的鬥毆沒什麼不同,南斗聖拳這一偉大的拳法在他手裡成為私慾的工具----不管在同人女眼裡愛情是多麼的偉大,然而迫害自己所愛之人的愛情也僅僅是私慾而已----在這一點上,拉歐的表現可以用偉大來形容,真正的男人,如果得不到心儀之人的愛,至少也要得到她的尊敬。

  尤利亞對阿申,僅僅只有同情而已,這是阿申的悲哀,也是現實當中許多男人的悲哀。

 

  雷伊

  一個光芒四射的人物。在北斗神拳這部強者輩出的漫畫中,雷伊是最真實的。

  普通人都有為感情迷茫的時候,然而為感情沉淪卻不是普通人的藉口。雷伊身為南斗最強六人之一,卻在感情上為我們展示出了一個普通人的困惑與高尚。

  雷伊在尋找妹妹時,是一匹殘暴的野獸,遇到瑪麗亞和健次郎之後,他開始懂得世間還有比仇恨更重要的東西。注意,在他知道搶走妹妹的並不是健次郎時,他並沒有瘋狂地去尋找傑基複仇,這時在雷伊的心中,和健次郎的友情,對瑪麗亞的愛情已經沖淡了對傑基的仇恨。

  儘管明白瑪麗亞愛的是健次郎,他也沒什麼衝動,只是默默地陪在瑪麗亞身邊,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她。我們不太可能像健次郎或者拉歐那樣去愛,但我們可以像雷伊那樣去愛!雷伊對瑪麗亞的愛發乎情止乎禮,卻讓瑪麗亞刻骨銘心,作為男人,還有什麼可以遺憾呢?

  我現在仍然相信,瑪麗亞最後真正愛上了雷伊。她對健次郎的感情,其實和阿玲一樣,都是一個孤苦無靠的女人對生命中突然出現的強者單純的敬仰,近似於對兄長和父親的感情,而雷伊,才是屬於她的男人。然而阿玲最後還可以回到巴托身邊,而瑪麗亞卻只有在餘生中守著雷伊的墓碑。瑪麗亞是全書中最悲情的女人,可一生中同時遇到雷伊和健次郎這兩個男人,又何嘗不是一種幸運呢?



  托奇

  如果沒有因輻射塵埃而染病,托奇的人生會怎樣呢?我認為,不會發生任何變化。和其他人物比起來,托奇是個最大的異類。《北斗》中幾乎所有的男性,都被某種執著所牽引而漸漸扭曲自己的本性,但托奇沒有,他具有一種令人望而生畏的超脫。

  幼年的托奇單純而富有愛心,當然,幾乎所有正常人的童年都是這樣,年齡漸長,這份單純的童心便迷失在各種慾望之中。托奇的心中卻始終保有這一份純真的情感,並且,在成年後,成為他的理想。

  北斗神拳並不拒絕愛(還好日本人沒有童子功的概念),可像托奇這種博愛又另當別論。對任何人都施以關愛,甚至包括敵人,這自然不被所謂的暗殺拳所接受。儘管托奇天賦極高,連健次郎都認為如果不生病的話托奇應該是繼承人,但托奇顯然對這個繼承人沒什麼興趣。他明白自己的理想和繼承人之間沒什麼大的關聯,或者可以說,他的理想早已超越了一個繼承人的名號。

  然而,一個理想主義者最大的悲劇便在於,當他想在現實世界中實現理想時,卻發現可以採用的種種手段,都是對自己理想的違背。在核戰之後的荒蕪世界,想建立愛的天堂?好,先把那些惡人殺光吧!可以慢慢感化他們?理論上沒錯,可在這個過程中又會有多少善良的人死掉?托奇並不是傻子,他當然知道為了建立真正的“善”就要依靠“必要的惡”,然而一個人卻很難扭轉自己的本性(我自己就深有體會,雖然理智告訴我**也是人,但在感情上就是沒辦法把他們也看作同類)。托奇只能把這些事情留給拉歐和健次郎,而選擇自我放逐,這和他是不是生病,沒有必然關係。

  從全書來看,托奇在卡桑德拉監獄一段情節有些突兀,這實際上是因為作者在塑造拉歐這個形象時前後矛盾造成的,後面說拉歐的時候將會詳談。和自己的兄弟們失散後,托奇成了一名神醫,這表現了他對自己理想的堅守。即使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也依然支撐著為更多的人看病。在那千瘡百孔的世界掙扎求生的人們心中,他或許比不上他的兩個兄弟那樣有傳奇色彩,但更具有一種神聖的光輝。完全將自身的得失視作浮雲,而將眾生的苦難視作生命的意義,這樣的人,即使手無縛雞之力,也會讓人敬畏------原哲夫是個朋克痴迷者,皮革,金屬,誇張的飾物是他最喜歡為人物設計的裝束,而托奇是全書中唯一的例外,破舊的中世紀風格的布衫,瘦削的臉龐,稀落的鬍渣,中分的長發,這是,基督的形象!是的,托奇才是書中真正的救世主形象!命運不​​是靠一兩個強者能改變的,即使是拉歐,即使是健次郎,命運的改變來自所有人內心中的渴望。救世主的價值並不在於打倒多少壞人,而在於讓那些逆來順受的人們認識到,即使在這樣的時代,也同樣有著人性的光輝閃耀,為了他人而犧牲自己,永遠都有著偉大的意義。

  那麼,為什麼托奇會成為這樣一個人?為什麼一個自幼便是孤兒,又在殘酷的拳館中長大的人會始終為他人付出真摯的愛?答案便是拉歐。因為拉歐拼命攀上懸崖,托奇才能成為龍建的養子,因為拉歐在拳館忍受痛苦的訓練,托奇才能無憂無慮地在樹林中和他的小狗嬉戲。因為哥哥承擔了求生的掙扎,讓心靈變得越發陰冷,弟弟才能保有一片陽光明媚的天地,苦難中的兄弟,大多如此。而後來托奇學拳,其實只是想分擔拉歐的痛苦,也讓自己有保護自己的能力,不再成為拉歐的負擔。因為有拉歐對托奇的關愛,才有後來托奇對健次郎的處處呵護,哥哥對弟弟,本應如此。

  到了托奇與拉歐的最後一戰,兩兄弟的眼淚,大概也只有觀戰的健次郎能明白其中的複雜情感。

  說點題外話,第一次看到拉歐殺掉龍建,覺得拉歐真是大逆不道,後來看完全書,覺得龍建真是咎由自取。是什麼讓拉歐成為一個無情的人?不正是他當年將拉歐與托奇踢下懸崖的那一腳嗎?



  傑基

  《北斗神拳》中有很多壞人,真正壞到令人噁心的其實不多,傑基​​很榮幸地就是其中一員。

  傑基其實是個有本事的人,雖然在北斗四兄弟中最不成器,但是學了多年的北斗神拳,自然還是比普通人厲害得多。傑基的問題是他的慾望太過強烈。

  有慾望不是壞事,成大事者多有大欲,然而一個人的慾望遠遠超過他的能力,就很成問題了。以傑基的能力,如果老老實實當拉歐的一個跟班,倒也少不了榮華富貴,他卻想把所有人都踩在腳下。如果為此臥薪嘗膽苦苦奮鬥,倒也不失為一代梟雄,可傑基從來不想這樣。暗箭傷人,慫恿他人作惡,欺凌弱小建立自己的名聲,這就是他慣用的手段。這樣的人,當他倒在健次郎拳下時,自然讓人無比解恨。

  關於傑基不想寫太多,他值得寫的東西也不多。為什麼我還要專門給他留個位置呢?因為在現實中,我們可能一生都無法遇到一個像托奇那樣的偉大人物,而傑基這樣的小人,卻比比皆是,像蟑螂一樣每天在我們身邊,除之不去。

  可憐的我們卻不會北斗神拳!



  拉歐

  此文的目的不在於讓不喜歡拉歐的人欣賞拉歐,而在​​於讓崇拜拉歐的人明白我們為什麼需要這個圖騰。我會盡量控制自己的感情。

  一個光影交織的人物,你很難判斷他的善惡,個人與命運那至死方休的戰斗在拉歐的身上得到了最好的體現。拉歐是原哲夫筆下描繪得最好的角色,他的出現使一部原本單純的熱血漫畫在人物塑造上接近優秀文學作品的深度。如果非要用一句話概括,我只能說,這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這,我認為已經是對一個人的最高評價。

  需要說明的是,拉歐的形象前後變化非常大,我們不必過於相信武論尊說的他一開始就想把拉歐寫成一個堂堂正正的霸王,一部作品完成以後,讀者的感受其實已經就超越了作者的補注。拉歐剛出場時,其所作所為無疑就是一個單純的暴君,他在卡桑德拉監獄對武術家幹的事情用變態來形容也不為過,這和後面的拉歐反差極大,因此我才在寫托奇的文章中認為卡桑德拉這一段是敗筆。如果真像武論尊說的那樣,堂堂正正的拉歐怎麼可能把托奇關進監獄?更可笑的是這理由居然是“害怕托奇和健次郎見面”。綜合全書來看,成年後的拉歐何時害怕過?一個打破了北斗兩千年規則並且殺掉了師傅的人,會害怕一個重病和另一個尚不成熟的弟弟?

  他怕的只是自己的感情。

  拉歐很強,和健次郎,托奇那種後天修煉的強大不同,拉歐的強悍是與生俱來的。肉體上的強悍不必多說,現在我都認為他對健次郎的最後一戰多少有放水的嫌疑,因為在技術相同的情況下,拉歐的體格和力量無疑佔有壓倒性的優勢。精神上,大哥的身份(這裡我們先不談卡歐)從他出生那天起就決定了他不得不強大,他不得不事事爭先,因為他的所作所為不僅僅關係到他一個人,還關係到一個在他看來弱小得多的弟弟的命運!看看我們的身邊,你其實會發現不少有著類似性格的兄弟。也正是從拉歐和托奇幼年回憶的那一段情節開始,拉歐的形象漸漸豐滿起來,由一個魔王變成了可畏亦可敬的霸王。

  托奇說過,“是我使他走上了那樣的道路”。不錯,造成拉歐一生悲劇的正是兩兄弟間的親密感情。托奇的存在,使拉歐的強悍被徹底激發,到後來這種強悍不僅僅使他具有了保護弟弟的力量,還使他遠遠超越了其他人。不要忘記龍建在提到拉歐時眼神中流出的恐懼,一個強大到令師傅都害怕的人,會走上怎樣的人生道路呢?熟悉劍道的朋友都應該知道柳生十兵衛,他的獨眼是因為幼年與父親柳生宗矩練劍時因為自身殺氣太重而使父親不由自主痛下殺手。這同樣是一個令師傅恐懼的徒弟,而他的人生是在主公與家人的恐懼與猜忌中鬱鬱而終。

  龍建也就像宗矩一樣,始終害怕自己的兒子兼徒弟,害怕他會破壞北斗的法則,然而拉歐不是十兵衛,師傅的恐懼更堅定了他的自信,北斗兩千年的規則,在他眼中更加不值一提。

  命運是公平同時也是殘忍的,它給與了拉歐接近於神的強大,同時也奪走了拉歐對於“人”的自覺。人常常會高估自己的能力,不過很難說拉歐也是這樣,拉歐的能力我想怎麼說都不算高估,他高估的是自己的心靈。人,如果真的具有了神的力量,就能像神一樣無情無欲了嗎?

  少年時代,拉歐有過搶奪尤利亞的舉動,是托奇“被女色蒙蔽雙眼的男人不可能成就事業”的一句話使他暫時放棄,但他宣布“尤利亞也是我的野心之一”。就在拉歐轉身離開後,托奇望著他的背影說“那不是野心,是愛”。托奇實在是心若明鏡的人物,他看出拉歐看似狂暴的表面下,依然有著一顆孤獨而渴望愛的心。

  但是這時的拉歐已不可能明白自己的內心了。我認為男人和女人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女人是天生就會愛的動物,而男人卻要學習什麼才是愛。拉歐一生中從來沒有這樣的機會,他從來不知道怎樣去得到別人的愛。一個很有趣的現像是,愛通常是伴隨著關心對象的某些弱點而產生的,正如我們常說,一個成熟的男人偶爾展現出的孩子氣會更惹女人喜愛,而一個始終嚴肅的成功男人卻讓人乏味。拉歐太強了,戰車一般的強悍軀體包裹著他的心靈,他自己和別人都已經看不到了。

  拉歐醉心於自身的強大。如果不是這種強大,他和托奇早在幼年時就命喪山崖了。作為一個男人,當然應該利用自己的能力得到應得的東西。不過,北斗繼承人的名號真的是他想要的東西嗎?很難說。拉歐的野心遠遠不止北斗這麼簡單。他對繼承人名號的爭奪很大程度上是出於對龍建的恨。懸崖上龍建那一腳,真正傷到的不是拉歐而是托奇,但是托奇的傷很顯然比拉歐自己受傷還要讓他忿怒。愚蠢的龍建其實讓幼年的拉歐認識到暴力的價值,只要你比別人強,你就能主宰自己甚至別人的命運。從龍建教徒弟的方式不難看出很多徒弟對他都心懷不滿(這裡不得不提一下南斗鳳凰拳的前任先輩,其境界與龍建相比真是雲泥之判),但是只有拉歐具備造反的能力。龍建的存在代表著腐朽的教條,而拉歐則是被壓制著的年輕烈火,從這一點就不難想像我重看北斗時對拉歐幹掉龍建那一幕的快意!

  從上可看出為什麼少年時代我會崇拜拉歐。每個少年都認為自己是被壓制的天才,卻沒有能力反抗,但是拉歐出現在你面前,對你說“只有戰鬥,才能消除你的恐懼”,那是怎樣的熱淚盈眶啊!是的,我們不反抗,不是因為我們沒有能力,而是因為恐懼!!!!

  到了30歲的現在,我為什麼還會崇拜拉歐呢?終我一生,無怨無悔!這句話打動了我,而且我想在我的一生中會永遠打動我。但是,如果你真的認為拉歐的一生無怨無悔那就錯了,他有悔。健次郎的漸漸成熟,讓拉歐不斷考問自己的內心,我真的錯了嗎?拉歐曾經把感情看作是強大的障礙,在他眼中感情豐富的人都是弱小而需要人保護的,霸王不需要感情,但健次郎卻讓他平生第一次對自己產生了懷疑。對山之福多那一戰,拉歐幾次表現出動搖,這實在不像把戰鬥作為最高生存方式的拉歐,這是他對自己生存方式的最後堅守,但是,他失敗了,那一刻他已經明白自己終究是個人,過去的生存方式是錯誤的。

  接下來拉歐開始像日本人常有的心態,老子錯了就要錯到底!他要殺掉尤利亞,用這種自虐的方式作絕望​​的證明,這實在是多麼“日本”的方式啊!好在最後的拉歐完成了生命中最偉大的一次超越,錯了,那就堂堂正正地承擔吧!即使是用生命去承擔。於是他幫尤利亞延續生命,最後戰敗在健次郎的拳下,並且說出那著名的台詞。真正的無悔,並不是故作姿態的瀟灑,而是敢於面對自己的每一個錯誤,用最合適的方式去接受裁決。

  拉歐是帶著微笑死去的,他輸給了健次郎,卻贏了命運。命運從他出生那天起就給他安排了通向暴君寶座的道路,最終他卻打碎了血腥的皇冠,恢復成托奇和健次郎曾經最敬愛的大哥。他終究沒超越神,卻是神也無法超越。無懼,無悔。

  這就是拉歐,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這樣的雄性圖騰。



  修武

  南斗聖拳也許在拳法上輸給了北斗,但由於義星和仁星的存在,南斗的男人在人格魅力上絕不亞於北斗三兄弟。

  仁星修武,你可以把他看作南斗的托奇。不過,如果說作者在刻畫北斗三兄弟時偏於理想主義,那麼南斗的男兒就更貼近現實,仁星和義星,就是那些在你身邊默默無聞但在關鍵時刻可以毫不猶豫地交託生命的朋友。

  修武和托奇一樣,都有著悲天憫人的情懷,同樣也有著洞悉俗世的超凡心智,但選擇的道路卻各不相同。托奇具有不亞於兩個兄弟的能力,但就像我在托奇篇中說的那樣,他更接近於宗教中的救世主形象,因大悟而超脫,對世人的救贖主要是在精神層面。同樣是參破紅塵,修武在個人能力上不如托奇,但他卻俯身入世,為芸芸眾生忘我奮戰。明知自己能力有限,卻挺身而出挑戰不可能戰勝的強敵,僅僅是為健次郎爭取時間。在他所保護的人們的熱淚中,渾身是血的修武艱難地攀上十字陵的頂端。這是全書中最“神聖”的場面,石階上的斑斑血跡,就是修武封聖的洗禮,就連拉歐也衷心地對他表示敬意。一個偉大的人格,在此刻已超越了一切神祗。

  我很欣賞溫瑞安的一句話,在一生中,總有些事情是不論勝敗,不論對錯,甚至不論生死都要去做的。如果你讀過史記,讀過春秋,讀過左傳,那麼你會發現中國的許多先賢,正是這句話的最好體現。在力量差距如此巨大的情況下,修武為什麼會義無反顧地反抗聖帝,也能在這​​句話當中找到原因。有朋友曾經討論過人物的國籍,那我就說,修武是個真正的中國人。堅持原則並為之奮戰,並不是因為會從這個原則中得到什麼好處,而是因為堅信原則的高尚。

  在所有人物當中,修武是年齡比較大的,他有兒子,這也意味著他不可能像托奇那樣超脫。父親也許不苟言笑令你生畏,也許看上去卑微懦弱讓你生厭,但------母親也許會付出生命去保護自己的孩子,但只有父親願意付出一切讓自己的兒子活得更像個男人。修武有兩個兒子,一個是親生的,另一個是誰我想不必多說,所以他必須選擇這樣的道路,不僅僅是保護兒子們,還要讓他們看到父親是怎樣地活,怎樣地死,這是讓他們成為真正男人的最好方式。

  修武是幸運的,在他生命中最後的一段時光,他看到一個兒子像他那樣死去,而另一個兒子像他那樣活著。

  對健次郎來說,修武和拉歐的存在,正是對他心中殘缺的父親形象的補完。

  聖帝十字陵一役,是全書中最經典的場面。通向天國的雄偉建築,走向神壇的修武,年輕而憤怒的健次郎,飛揚跋扈的聖帝,隱忍不發而內心熱血沸騰的托奇,霸道的披風下心情複雜的拉歐,簡直就是一幅至剛至陽的古典油畫。而這也是“南斗紛亂北斗必現”這一幾乎不可打破的鐵則下南斗對北斗最成功的對峙,令南斗六星突然爆發出幾乎壓倒北斗光芒的人,不是聖帝,卻是修武。

  仁星修武,你永遠活在我心中。當時站在拉歐身邊的我,在心中和霸王一樣默念著這句話,呵呵



  聖帝

  聖帝薩無然是個很讓人惋惜的人物。聖帝十字陵一戰本來是全書中氣氛最濃,畫面最有張力的情節,可惜出彩的卻並不是號稱南斗最強之人的薩無然。

  薩無然的天賦不亞於北斗三兄弟中的任何一人,他的囂張決不僅僅來自性格中的狂妄自大。拉歐迴避與他的正面交手,顯然並不光是因為無法命中他的穴道,以剛拳的威猛,就算不能命中穴道,也足以令任何人的身體四分五裂了。然而,如果沒有點中薩無然的穴道,恐怕拉歐也沒有自信只靠力量就能能確確實實將薩無然轟死,畢竟“鳳凰的翅膀”不是浪得虛名。健次郎正是以點穴廢掉了薩無然的雙腿後才真正打敗了他,但是健次郎​​可以冒險,拉歐卻不能。只靠力量是成不了帝王的,還要有謀略,拉歐不會用自己的性命去冒險來獲得拳法上的勝利,當然,最後面對托奇與健次郎時又是另一種情況。

  上面這段文字其實是在下在為原哲夫和武論尊開脫,關於薩無然的實力,原書中有極矛盾的地方,在下的這番說辭也是綜合了許多朋友的意見。

  那麼,既然薩無然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對拉歐處於些許優勢,他為什麼不主動找拉歐進攻呢?這就是薩無然一個很有意思的地方。其實,薩無然本人是沒有什麼野心的,他既不想成為天下的霸主,也不想讓南斗對北斗取得拳法上的勝利,終其一生,他都沉迷在童年的回憶中無法自拔。

  和北斗三兄弟一樣,薩無然也是孤兒,但他顯然幸運得多,他的養父兼老師比起龍建來簡直……在前面我已經多次提到,這裡就不重述了。薩無然偏偏又是個極端敏感的孩子,這樣的人很適合當藝術家,但在命運的安排下,他表達自己激烈感情的手段不是樂譜或畫筆,而是令人恐懼的南斗聖拳,這也注定了他的悲劇。

  薩無然為什麼要奴役小孩子修建師傅的陵墓?他自己並沒有真正意識到原因,只是表面地認為小孩子是純潔的,是表達對師意的最好方式,但真正的原因,是出於他對成年後的自身的厭惡和對小孩子的嫉妒。

  薩無然有著美好的童年,但這都隨著師傅的死和自身的成長而一去不返。我們看到童年的薩無然是個心地純潔的孩子,在師傅的關愛下遠離世俗的紛爭,但師傅死後,薩無然作為南斗最強拳法的繼承者,不可避免地陷入到南斗內部的分裂鬥爭以及與北斗的門派之爭,他只有以冷血的面目來安慰掙扎的內心-----他的言與他的行是矛盾的,一方面飛揚跋扈宣稱自己是神聖的統治者,要消滅一切背叛的人,另一方面卻固守領地不向拉歐發難。他的目標到底是什麼,他自己都不知道。成年後的薩無然其實已經人格分裂。

  愉快的童年,薩無然知道永遠不可能回去了,但是對成年世界的厭惡,又使他潛意識中對童年的懷念越來越深,於是他奴役並虐待小孩子,讓他們天真的臉龐沾染血污,清澈的雙眼滲透恐懼,變得和成年的自己一樣,這樣才使薩無然的內心得到些許快慰。

  正如健次郎對他的評價,“可憐的男人,他的愛比任何人都要深”,薩無然在某些方面很像托奇,具有拳法家的天賦,卻不具有拳法家的心靈。

  也許,師傅一開始就不該收薩無然作養子,不該對他付出至深的關愛,但是命運的無情又有誰能看透?凡夫俗子的我們也許一生都不能盡情地愛一回,又有誰有資格去苛求別人偉大的感情?薩無然的死是全書的一個轉折點,至此,南斗的光芒漸漸淡去,剩下的只是北斗的悲涼,而悲劇的最高潮,卻還在後面等待著我們。

  和許多朋友一樣,我第一次看到薩無然出場時非常期待北斗與南斗的全面對決,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死了,不過這種情節設置提升了作品刨析人性的深度,其實也是後面對拉歐深度刻畫的預演。

返回:[PS3]真‧北斗無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左手與Yu手 的頭像
左手與Yu手

左手與Yu手

左手與Yu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